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橙心社

虚拟偶像商业价值初显,平台与技术进一步打开商业化边界

2019-11-29 12:08| 发布者: 太二酱| 评论: 0| 查看评论

会议支持:

东西专题会议组、辰海资本

东西投研组 、东西数字研究组、东西视觉

11月21日,东西文娱与辰海资本联合举办的“虚拟偶像:商业化的探索与落地”专场会议在上海举行。

2019年下半年以来,虚拟偶像行业发生了很多可见的新变化。海外市场上,以绊爱为代表的vTuber产业逐渐出现饱和,正在寻找YouTuber之外的平台与中国等海外市场增量,并开始注重以技术升级和生态构建来扩大行业变现空间。

而在中国市场,随着越来越多平台级公司加码虚拟偶像业务和众多创业公司入局,更多样的模式陆续开跑,一些原本受限于市场认知和技术水平的变现方式也有了更大的探索空间。除了原本的二次元赛道,更通过打开场景落地与应用的边界,以扩大商业化空间。

这种变化趋势下,会议围绕“商业化的探索与落地”这一主题,来自平台、技术、虚拟偶像内容生产与运营、投资机构的业内人士,就虚拟偶像海外趋势、本土行业生态建设、技术应用、商业化的新路径等行业关注的话题进行了探讨。

B站VirtuaReal虚拟主播企划负责人亢亢、魔珐科技商务总监张忠、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创幻科技创始人陈坚、光合造米董事长李浩、声曜文化CEO杨小波、次世文化创始人陈燕、虚研科技副总裁林雨笛等受邀出席会议。此外,ObEN、原力动画、虚拟影业、蜜枝科技、嗨的文化等公司代表在会议现场进行了模式展示。

海外趋势

二次元与超写实产品的商业化路线分化

作为全球视野的文娱研究机构,东西文娱首先就海外市场的虚拟偶像现在与趋势进行了总结分析。

东西文娱研究专员唐红杨表示,海外虚拟偶像从商业化的视角来看,已出现二次元和超写实风格两类不同的产品取向,并由此分化出两条不同的商业化路径。

东西文娱研究专员唐红杨

二次元风格产品的市场仍集中在日本和其他受二次元文化影响较深的国家,主要形式是主播、歌姬、偶像,渠道则以YouTube、Niconico等视频网站和直播平台为主。内容是二次元风格虚拟偶像产品的核心,现阶段对其内容把控的要求大于对技术制作的要求。

随着B端技术方案的专业化和C端面向用户的制作工具的丰富,日本虚拟主播规模迅速扩大,并出现了较明显的头部效应。

相比单纯的内容制作公司,能批量化推出虚拟主播、以直播为主的MCN公司在这种竞争环境下,呈现出更强的发展后劲,商业化已较为成熟,代表是日本最大的直播势虚拟主播运营公司彩虹社。

而超写实风格的产品以Miquela等虚拟模特为代表,从欧美市场兴起,并于2018年中期大量出现在日本市场,主要触达渠道是Instagram为代表的社交平台。

在内容制作方面,超写实风格虚拟偶像对制作技术的要求高于对内容的把控。而在商业化方面,其收入主要来源自B端合作,目前与时尚潮牌、美妆结合紧密,未来在影视项目的扩展上有很大想象空间。现阶段对其互动性要求相对来说不高,而随着技术的突破,有望打开新的互动场景。

生态建设

平台与技术共同推动虚拟偶像商业变现

相比海外市场,中国虚拟偶像的现状是品类繁多,而产品演进路线模糊,平台、技术、内容是影响虚拟偶像行业的关键变量。

B站VirtuaReal虚拟主播企划负责人亢亢首先以平台视角,分享了平台对二次元赛道的虚拟主播的本土化实践。此前B站已投资了日本最大的直播势虚拟主播运营公司彩虹社,并将彩虹社的模式在中国做本土化的落地。

B站VirtuaReal虚拟主播企划负责人亢亢

亢亢表示,这一项目适合在中国落地的原因是双方用户的需求一致,有对好内容和陪伴的渴望。同时由于在受众基础、内容表现力、用户付费能力、产业链成熟度等四方面存在差异,所以在落地过程中还需摸索本土商业化的路径。

在亢亢看来,虚拟主播商业化模式与传统IP不同,具有主播和动画IP的双重属性的商业模式。作为主播,可以通过直播平台与用户实时发生互动关系,由此丰富主播形象并增加粉丝黏性,且其后续通过广告、演出开展商业变现的逻辑与真人主播一致。作为动画IP,即可以像动画IP一样进行衍生开发与IP授权。

亢亢表示,B站是最适合虚拟主播这一内容生长的平台,因为B站的生态氛围完整,用户对这种内容的接受度很高,且B站在游戏、直播、会员、线下活动、周边等业务的布局都可以赋能虚拟主播商业化。

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技术公司魔珐科技商务总监张忠则从技术的角度,分享了AI技术如何打开虚拟数字人的应用场景边界。

魔珐科技商务总监张忠

张忠表示,魔珐科技拥有领先的全栈式表演动画技术、超写实数字人全流程技术和智能虚拟交互数字人技术,在切入虚拟偶像产业时发现四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即角色的符号化属性弱,呈现形式比较受技术限制,适用场景非常有限,一般只有离线内容和线上直播,并且难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破圈。

在张忠看来,技术边界的提升最终要落地于实现更多场景下更高品质的呈现,首先要帮助内容制作实现高品质、高效率和低成本的目的,同时需要提升虚拟偶像交互场景的观众体验,最后帮助虚拟偶像实现更多破圈场景中的新形态呈现。只有在进一步打开技术的边界后,才能进一步打开商业化的边界。

为此魔珐科技认为不应只把虚拟偶像当作一个“偶像”,而是未来生活中更多元的角色,由此希望打造娱乐型、服务型、社交型三类虚拟数字人,并多元收割各个场景的收益,例如与客服、教育等结合。

商业化路径探讨

不同路线并行探索,行业迎来发展热潮

最后,在由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主持的圆桌环节,与会嘉宾围绕“如何走通虚拟偶像商业化的路径”这一主题展开了探讨。

对于虚拟偶像如何寻找合适的合作平台与匹配的商业化模式,在抖音平台孵化了虚拟偶像默默酱的光合造米董事长李浩表示,应以虚拟偶像定位的用户群体选择平台,比如B站面向核心用户群,而抖音则帮助出圈,更大化地抓住泛二次元人群。在今天的环境下,一定要实现高频的优质内容与用户互动,才能让曝光机会最大化,保证不容易被用户遗忘。

李浩认为,对于虚拟偶像的发展阶段基本上类比过去PGC的发展阶段,现在技术门槛的降低和平台的助推,会让虚拟偶像迎来一波热潮,笑到最后的会是综合能力强或者有产业链背景优势支撑的公司。而现阶段不管是100万用户还是1000万用户,还是一个早期的市场,只有当AI时代的时候,商业和用户体量才会真正的爆发式增长。

左为创幻科技创始人陈坚,右为光合造米董事长李浩

虚拟偶像技术解决方案公司创幻科技创始人陈坚则表示,需要根据自己IP的属性或者团队的基因去选择合适的平台。此外,作为技术解决方案公司,除了与平台合作探索虚拟偶像B端变现,创幻还在寻找直接的C端变现方式,包括现场演出、全息剧场和适合虚拟偶像IP特性的衍生品。

不过陈坚也表示,虚拟偶像首先是技术驱动的娱乐形态,虚拟演出等C端商业变现的模式目前依然受到技术影响。最大的问题是网络,因为虚拟偶像本身是数据,受网络波动影响很大,5G时代的到来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从而提升商业化的天花板。

二次元艺人经纪公司声曜文化CEO杨小波则看到了在B站生态中将虚拟偶像与真人UP主结合的机会,把虚拟UP主当作真人UP主或艺人打造,可以让其拥有更长的生命周期和商业可能。同时,一些真人UP主也可以通过转向幕后成为虚拟偶像中之人来延续自己的事业,这种模式未来也可能是虚拟偶像的一条分支。

从左至右为声曜文化CEO杨小波、次世文化创始人陈燕、虚研科技副总裁林雨笛

打造了首个中文vTuber小希和小桃的虚研科技副总裁林雨笛表示,他的项目组从2017年就开始探索虚拟偶像业务,其虚拟主播业务的商业化本质是粉丝经济和IP经济。要促进这种商业模式,需要通过爆款热点事件突破圈层,或推动更多从业者创作内容,以加速爆款IP的养成。

从泛娱乐领域进行跨次元IP研发的次世文化,目前正在运营迪丽冷巴和韬斯曼这两大基于“明星”的虚拟偶像。次世文化创始人陈燕表示,这种模式的优势在于天然的流量增长、内容形式丰富,且变现相对传统二次元虚拟偶像更容易。而要打开这种模式的边界,还要更进一步研发独立的虚拟偶像,再用娱乐圈资源带动原创虚拟偶像。

关于东西文娱

东西文娱是定位于Glocal视角的文娱研究机构,以全球化的视野为研究导向, 关注全球化大背景下,中国文娱产业的崛起和创新实践。2019年, 东西文娱的重点关注议题有:社交电商、圈层经济、院线变革、虚拟偶像、互动内容、沉浸式娱乐等。

关于辰海资本

辰海资本,Sea of Stars Capital(简称S Capital)是一家关注信息技术与传统产业结合以带来产业变革机会的风险投资机构。辰海资本目前旗下管理两支人民币基金,重点关注新消费、新渠道、新人群和新技术等四大领域的中早期优质创业公司。

合伙人曾主导投资包括大众点评、迈外迪、老虎证券、微盟、聚橙网、米未传媒、SNH48等行业领先企业,同时辰海资本作为市场领先的一线投资机构已投资包括摩比神奇、人人视频、亭东影业、伐木累、淘粉吧、创客星球、单身粮等富有潜力的高成长型企业。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